穗酱

還是忍不住要講點話,可能憋太久了。

第一件想說的事,我實在是喜歡Beyond,所以才會在今晚聽到這首歌的時感到無比的刺耳,首先將藝術與政治捆綁實在是low了,人家唱這歌的時候都沒有政治色彩,為會要扭曲呢?另外就是請正確念這個組合的名字,奇怪的叫法讓我感到很怪異。

第二件事想說的事,一個人獨在異鄉,雖然沒有到語言不通,人不友善的地步,但是還是會覺得孤單,覺得失落。再怎麼傷心,再怎麼痛徹心扉,最多只也只是向遠在n里之外的好友吐槽一下,然後哭過之後,睡一覺,第二天還是得頂硬上。

不是說不想有人關心有人關懷,可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誰又能顧得上誰太多呢?本來消極的情緒就是應該自己去消化與退散的,向外轉移太多也不是好事,所以呢,也只能這樣了。

第三件事想說的,便是體諒的問題。太把自己當回事,也不是什麽好事。世界不是圍著自己轉的,誰也沒有必要的原因而一定要留在誰身邊,或者說誰也不能完全明白另一個不懂自己的人,所以又何須計較太多呢?不過徒增煩惱罷了,能夠有愉快的玩耍時間就好了。

所以啊,就努力地給自己找樂子喏,比如說去吃一頓好的,豪一次也很爽啊。比如說睡一大覺,讓什麽作業啊項目啊就先放一放吧,夢里也不要出現。比如說,看看喜歡的劇集,笑笑,哭哭,心塞一下,又釋然一下。

所以還是要好好生活的,只要懂得釋放和釋懷就好。

评论
热度(1)

关于我

Cross my mind.
© 穗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