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酱

這樣忙忙碌碌,似乎也不會有小心思想要跟來這里無病呻吟。

可見有事做總是好的。

再怎麼悲傷,也還是要將事情先做好。

做著做著便會忘記剛剛的悲傷。

但是這并不代表悲傷會消失永遠不見。


好像已經漸漸能夠適應另一個城市的生活。

窄窄的街道。

小小的房子。

滿滿的生活氣息。

緩慢的生活。


今天一個人買完晚飯回來的時候。

忽然想起父母很是語重心長地說,那是多大點事啊,以後你就知道。

但是我等不到以後。以後是以後,現在是現在。

以後再怎麼能夠忘卻,可現在的疼痛可是真真實實的。

父母再怎麼以大人的姿態笑我們不懂事,不明白。

可是,他們又能明白麼?

人終究是人,人是有感情的,人不是麻木的存在。

如果事事都可以看開,如果事事可以不在乎,那我就早該在寺廟里面了。

人,總是有所牽掛,有所在乎,有會讓其感到疼痛的存在。


這樣短暫的一個人的時刻。

我還是去想想如何完成各種project比較好。

繼續走下去,即使會痛,即使還是會傷心。

但是我還是在努力地繼續著。

這就是,我稱之為生活的存在。

评论
热度(1)

关于我

Cross my mind.
© 穗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