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酱

2016年06月10日

Just want to write sth.

It seems that it have been a long long time.

But it is just two years.

Two years passed.

He just went away from me.

And I have to know this fact and do not stop there alone.

But I still miss.

Miss all the thing.

But I think the best way to relief is just live with the...

旧事如花凋

again and again

what makes me not expect ever

that is so-called giving up

this voice is so nice

You are the worst

"Love is putting someone else's feelings above your own."

"Ew."

#有些小細節真的難以讓人忘記#

還會不會

再有一個人

帶著一點固執地

叫我在喝飲料的時候別再咬吸管

叫我在吃糖果的時候別用牙齒咬碎

又或者是

發現我鞋帶總掉的時候幫我細心地綁好

并笑話我連鞋帶也不會綁


也許我們并不是在意誰能做到一樣的事情

而是,那個曾經這樣做的人

和誰都不一樣

突然发现这样的歌。

又不是忘記了

只是埋起來了吧

怎麼會這麼輕易忘記呢


想起彼時第一次聽這歌。

是從一本英文雜誌上看來的。

那時天真,以為訂了英文雜誌就會一看再看,然後英文突飛猛進。

然而還是只會翻那寥寥幾頁。

不過這首歌卻是深深印在腦內。

即便我們不說什麽,然而我們還是懂彼此。

彼時,你,我。

現在,我。

曾經一度很害怕聽見這歌。

但其實我深愛這歌。

最近爱上这把声音

歌词也蛮有意思的

好像听着听着就听见内心的声音

       星期天某个晚宴
  在镜子前 他打量着时间
  赴了约谁在对面
  话题都悉听尊便
  他说他有那几年
  分分合合 曲曲折折和她
  厌倦了山盟誓言
  那苦恋没有缘
  不如 放开那些执念
  全当不曾遇见
  杯酒人生来敷衍
  从来只是腻味的消遣
  不耻关心多一点
  那追着公车的少年
  如今西装笔挺体面
  可惜只敢腻味的肤浅
  人前笑得多欢颜
  苦涩的一并吞咽
  任他和她住在另个世界
  平静着内心波澜
  不说再见 是最好的想念
  让日子匆忙平淡
  眨眼间好几年
  忘了纪念 算是以保万全
  醒来谁在身边
  那张脸 陌生一如从前
  从来只是腻味的消遣
  不耻关心多一点
  那追着公车的少年
  如今西装笔挺体面
  可惜只敢腻味的肤浅
  人前笑得多欢颜
  承认了宿命就输给时间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遗憾

我更喜欢这样的音乐人

关于我

Cross my mind.
© 穗酱 | Powered by LOFTER